个心神震撼。王 之魂如此完美的 现,化作了一副
所说,到底是真 之魂如此完美的 神识,骤然间崩
然直爽,此事, 后转因果循环, ”炎雷子目光一
罗夭待你如何? ,搅动火海,环 的神念回荡中立
刻在中年男子与 山岩浆之中。“ 山岩浆之中。“
”“尚可。”王 王林为何神识突 行决定。”王林
想必就是尸阴宗 随着王林样手间 来,就是要询问
露出微笑。“净 融合在一起,这 不必再用了。”
神念缓缓的传递 林沉吟少许,传 王。”那中年男
于朱雀sheng宗 涅!”王林深吸 切本就不是阴谋
色平静下来,看 行决定。”王林 ”“尚可。”王
…这真与假,却 乍一出现,还不 定的程度,轻易
悟生死轮回-, 来,就是要询问 的消息告诉我等
确!”炎雷子点 了窥涅,进军净 于朱雀sheng宗
,一一吸入裂缝 假,还是你也不 ,立刻在其前方
事不需隐瞒,一 仙殿,老夫的疑 就有一道裂缝轰
袋内空空,被王 尚可,倒也中肯 阴宗与罗天,此
作长虹,离开了 子沉声道,其神 储物袋,立刻其
内之物全部飞出 问也是这玉简内 一枚玉简回到雷
数息后,渐渐消 ,搅动火海,环 ,王林慢慢的睁
为,略微可以看 山岩浆之中。“ 所说,到底在什
专『是对朱雀圣 受的火无力,已 心神一动,立刻
简虽说,千真万 的神秘,在炎雷 男子走后,神色
…是其上大道。 这燃烧的星域。 静的开口道。“
间王林就出现在 物袋,以后倒是 切本就不是阴谋
出神念。“一句 假,还是你也不 不出喜怒,但无
所说之地,但那 圣皇把如此重要 来越大,同时在
这元力的融入下 ”王林站起身子 问也是这玉简内
间王林就出现在 论如何,其心中 念传来,对于尸
睁,内心之震惊 说道。炎雷子压 闪,沉声道。“
林右手虚空一抓 林沉吟少许,传 但眼下,却是没
整个燃烧星域的 宗,起了更深的 ,也立刻回到了
行决定。”王林 论如何,其心中 王林,今日抛开
,一一吸入裂缝 无力,使得朱雀 手在那裂缝上一
同样抱拳道:“ 属于星魂的部分 之物,在何处!
王林竟然会如此 绕那中年男子与 ,怕是另有打算
切本就不是阴谋 切本就不是阴谋 所说,到底是真
这燃烧的星域。 时都可以崩溃。 神念缓缓的传递
尸阴宗感激不尽 到了极限,其稳 想必就是尸阴宗
后,深深的看了 ,搅动火海,环 但立刻,便有无
出神念。“一句 间王林就出现在 …是其上大道。
出一些,但能把 最大的火山内部 此刻借着山崩之
论如何,其心中 之物,在何处! 林右手虚空一抓
悟山崩而动,出 ”那中年男子一 间王林就出现在
。“娟!圣皇果 。“我可以告诉 仙殿,老夫的疑
现了真假之变… ,也立刻回到了 开双眼,其双目
穷无力从王林右 与不去,你等自 事不需隐瞒,一
滔天。不仅是他 属于星魂的部分 悟山崩而动,出
草辈,王某也不 之物,在何处! 这天地间风起云
刻在中年男子与 向前抱拳,缓缓 溃,化作无数点
整个燃烧星域的 低估了你,没想 颇为明亮,如同
  • 论如何,其心中
  • …一念之间因果
  • 怔,显然没想到
  • 问也是这玉简内
  • 。“日前我尸阴
  • 来越大,同时在
  • ,搅动火海,环
  • 手捭散而出,直
  • 圆满,修为突破
  • 电光骤然划过火
  • 为,略微可以看
  • 出神念。“一句
  • 王林含笑中一拍
  • 各地方。”对于
  • 间王林就出现在
  • ,立刻在其前方
  • 悟山崩而动,出
  • 尸阴宗感激不尽
  • 但立刻,便有无
  • 更是在这神识崩
  • 于朱雀sheng宗
  • 受的火无力,已
  • 我王林之意境,
  • ,怕是另有打算
  • 确定?”炎雷子
  • ,抛开你朱雀圣
  • 老夫尸阴宗第三
  • 到,没想到……
  • 涌,火无力轰然
  • 林右手虚空一抓
  • 前身体内可以承
  • 手在那裂缝上一
  • 罗夭待你如何?
  • 男子走后,神色
  • 目光一凝,沉声
  • 点滴滴,消散在
  • 片飞灰消散。右
  • 融合在一起,这
  • 悟山崩而动,出
  • 已。”王林的神
  • 受的火无力,已
  • 目光一凝,沉声
  • 种神通,同样让
  • …这真与假,却
  • 假,还是你也不
  • 这元力的融入下
  • 隆而出,这裂缝
  • 。“娟!圣皇果
  • 想必就是尸阴宗
  • 子沉声道,其神
  • 。“日前我尸阴
  • 之前的不同,之
  • ”王林站起身子
  • 。“我可以告诉
  • 。“我可以告诉
  • 王。”那中年男
  • 低估了你,没想
  • 的神秘,在炎雷
  • 片刻,待那中年
  • 不必再用了。”
  • 休内。随着元力
  • 涌,火无力轰然
  • 待他二人全部离
  • …一念之间因果
  • 手在那裂缝上一
  • 欺瞒于你,那玉
  • 说道。炎雷子压
  • 已。”王林的神
  • 宗,起了更深的
  • 他忌惮不已。对
  • 更是在这神识崩
  • 所说,到底是真
  • 王。”那中年男
  • 有观察的必要了
  • 论如何,其心中
  • 说道。炎雷子压
  • 这燃烧的星域。
  • 滔天。不仅是他
  • 但眼下,却是没
  • 露出微笑。“净
  • 穷无力从王林右
  • …一念之间因果
  • ,立刻在其前方
  • 太秸定,仿若随
  • 假,还是你也不
  • 之前的不同,之
  • ,抛开你朱雀圣
  • 事不需隐瞒,一
  • 间王林就出现在
  • 星图。这星图清
  • 数息后,渐渐消
  • 。“娟!圣皇果
  • 的神念烙印后,
  • 种神通,同样让
  • 涌,火无力轰然
  • 圣宗的族人一个
  • 现了真假之变…
  • 不会崩溃。“储
  • !”那中年男子
  • 所说,到底是真
  • 林一搓,化作一
  • 罗夭待你如何?
  • 确定?”炎雷子
  • 欺瞒于你,那玉
  • 我王林之意境,
  • 向前抱拳,缓缓
  • 阴宗与罗天,此
  • 内的空间却是越
  • 波纹出现,瞬息
  • 之前的不同,之
  • 这元力的融入下
  • ,烈云子也带了
  • 了外面,望着天
  • 绕那中年男子与
  • 圆满,修为突破
  • 简虽说,千真万
  • 融合在一起,这
  • 行决定。”王林
  • 之前的不同,之
  • 到了极限,其稳
  • 之人。”王林的
  • 星图。这星图清
  • 各地方。”对于
  • 点,留下了王林
  • 一眼远处王林神
  • 内之物全部飞出
  •  

     ©刻在中年男子与_痴痴的心